Minimalism

去年冬天到今年冬天,这过去的四季轮回里,有很多开心快乐,日常琐碎,家长里短,鸡毛蒜皮。今天虽然是个洋节,但对我们还是有特殊意义;虽说没做到每日的纪录,但是每年这个时候都要看看这一年里的我们,愿能不负韶华。

从午门走到景山再到角楼,像是看到一个王朝的鼎盛到衰落;护城河已结了一层薄薄的冰,夕阳下的神武门静默无言看着身边变化万千的世界

听到过太多关于这座宫殿的故事,今日徜徉于此,除了慨叹它本身无与伦比的美,更多时候想到的却是曾经生活于其中的人们的喜怒哀乐;甚至在看到某个熟悉已久的名字时,和关于这个名字的最早记忆重逢

周末到山里走走,艳阳松间照,清泉石上流;微凉的空气通透了很多,虽然没有北国秋日的绚烂色彩,但也颇有些一叶知秋的味道;下山已近天晚,山路上经常只我一人在走,水声时远时近,阳光穿林而过,让人有出尘之感

夜行,加班狗的日常

十一回家记录: 窗外掠过的风景, 墙外的树影, 葡萄架上的星空... 很多想记录的,但是又有很多来不及记录。愿安好!

和你走过的春夏秋冬

今夜的月。流云变换,月光常在,但愿人长久,千里共婵娟。

家里的金鱼花开了,终于知道这名字怎么来的

掉松鼠堆里了

夏至,蝉始鸣,半夏生。在老家,又到吃荔枝的时节了

涠洲岛的第二天,租了个电车,穿过蕉林夹道的乡间小路,穿过略带咸味的海风,走着走着就看到了那片海

端午去了趟涠洲岛,没遇到传说中最美的日出和晚霞,算是符合我对一个岛的预期吧--阳光沙滩仙人掌

今天到山上走了一遭,本打算看看镇子全景,可灰蒙蒙的不知是霾是雾,只看到绕城的芙荑河边上的竹林与吊脚楼,依稀有边城里湘西小城的模样。山上林木生发,草花葳蕤,风物也和楚辞里相似。初夏的树荫里,不时吹过带松木味道的风,偷得浮生半日闲

今日立夏,楼下院子里收割下来的油菜已经晒得枯干,风也渐渐干热起来了,春天过去了

给束河留了一天时间,原因是不记得谁说过的一句话"束河是二十年前的丽江(大研)";不知是假期尾声还是本就人气不足,束河磨得溜光水滑的石板路远不及那晚的大研拥挤。于我看这正是古镇应有的样子--无需不断地拒绝推销,也不用专心对付拥挤的人群。那天我们只是在午后走的人烟稀少的巷弄里信马由缰地逛,在杨柳返青的河边吹着和暖的风--无所谓景点,无所谓光圈及快门;只有耳畔的歌声,发梢的风,脚底的石板路和脸上的阳光

在泸沽湖只呆了一个下午,所以没去环湖,感觉有时间的话租个电车边走边拍也是个挺美的事;久闻里格半岛大名,包车去看了一眼,感觉像个大工地,湖湾的边上在大兴土木--没了游玩的兴致;还不如坐上摩梭人的猪槽船,划到四野无人的湖面上,上下都是蓝得通透的天和水...湖边的树下,和暖的风吹得整个人都慵懒了

去泸沽湖的路很难走,弯多不说还赶上修路,天没亮就从丽江出发了,翻过一个山头之后天才刚亮,玉龙十三峰的山体上已经镀上一层金色,但幽蓝深远的峡谷里,村庄还没醒来;路过的观景台可以看到玉龙雪山的全景,这次没去成的爬山,给下次留个念想了;初见泸沽湖还是很惊艳,那抹蓝色很静谧,和大气的洱海各有各的美

大研古城的人太多了,想拍照都抽不出手,小桥流水见识了,艳遇之都也名不虚传,不是很喜欢这地方。而且晚上2M几乎就是个瞎子,没带脚架就不在这多献丑了。

关于我

素朴而天下莫能与之争美
© Minimalism | Powered by LOFTER